相关文章

云南丽江“天根”传说玛咖:三粒种子开启植物王国

来源网址:http://www.bfgzjx.com/

  12年前,杨勇武带着3粒种子从北方回到了老家丽江。在这里,他把这3粒种子种下,他不知道这3粒种子将会给丽江带来什么。10年后,3粒种子让丽江高原一下子红火起来,20000多亩的土地遍布着这3粒种子带回来的传奇——玛咖。

  玛咖在丽江的火红,或许是一个好消息。然而,当我们冷静反观玛咖市场,一种好东西如果不精心维护好生产环节和市场,下一步的产业发展是否会埋下隐患?

  “天根”传说

  在丽江玉龙雪山和文笔山,或者其它的高山,能看到一种像野草一样生长的植物,其貌不扬,贴着地面长,很矮小,这就是传说中的玛咖。

  和白菜、萝卜一样,玛咖是十字花科植物,老家在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脉,早在5800年前,秘鲁人就开始食用玛咖的根部。据专家推断,秘鲁种植玛咖有将近1000年的历史,西班牙入侵安第斯山的时候,士兵战斗力很弱,长途奔袭的西班牙将士们在食用了玛咖以后,体力提高不说,还发现了更为奇妙的作用。原来,当地人在食用以后,可以解决人畜的繁殖,后来玛咖带到了欧洲,外界逐渐了解了玛咖。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关于玛咖的研究逐步系统化,学者进一步验证,它主要起到抗疲劳,提高免疫力以及改善睡眠、缓解更年期综合症等多种功效。

  然而,当时对于中国人来说,玛咖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没有多少人知道它。但是,在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赵兵老师的实验室已经开始玛咖的研究了。赵兵说:“我们一直以来在研究一些特种植物资源,就是在特殊的自然环境下,或者它的种源比较稀少,价值挺高的一些植物群,玛咖是其中一种。”

  只是研究,在中国有适合生长玛咖的地方吗?

  2001年,云南丽江纳西族人杨勇武当兵转业,在北京一家公司做基地时,和许多植物打上了交道。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赵兵,“我问他,像我们老家高原上面有什么植物资源可种?他们说高海拔、低纬度的确实有个好东西,叫玛咖,这个植物开发好了,市场比中国的人参都要大。”

  对于玛咖,从小在高原农村长大的杨勇武是第一次听说,听说这种高原植物竟然有如此作用,“我当时很兴奋,我觉得是不是可以试试?”但是,种子从哪里来呢?

  没有种子,一年时间里, 杨勇武开始查大量的资料。他记得自己在丽江的战友曾说过,纳西语里有一种叫“玛咖”的植物,“是吃了不累的果”。而东巴经里管玛咖叫“天根”。他在东巴经里查到了玛咖的渊源,而东巴文中的象形文字正好也与玛咖的样子相似。

  杨勇武说,东巴经里“创世纪”一篇中就提到,人类被自然惩罚,洪水滔天,人类的一个祖先存活下来。他出来后问东巴神“我要繁衍人类,该怎么办?”东巴神指示他去娶天女。两人准备下凡,天神赏赐给了夫妻两人许多农作物,但是有两种东西没有给他们。其中一个叫“天根”,在纳西话里叫“玛咖”,这是天神吃的东西。之后天女把它的种子釆下带到了凡间种植。若干年后天神知道了大为震怒,便施了一个法术,把“天根”变成了如今农家种的“蔓菁”。

  “在科学依据上,我国的确没有记载这种植物的历史,在《滇南本草》里我也没有翻到过,但是不是会有一些野生资源有遗漏呢?”杨勇武把玛咖的图片打印下来,传到了云南丽江的300多位战友的手中,请他们去帮助寻找这种植物。2002年开始,他一直都在做这样的事,“一听说长得像这种植物,我就立马回丽江去看,并叫农民种下相似的植物。”

  虽然也收获了类似图片一样的植物根茎,但是杨勇武不能确定这是不是玛咖。

  三粒种子

  一个偶然的机会,赵兵得到了10多粒玛咖种子,留足了试验的种子后,把剩下的3粒交给了杨勇武,让他在丽江的高山上进行试种。

  杨勇武今年50岁,2002年底,他辞掉了高薪工作,卖掉了北京的房子,决定回家乡试种玛咖。杨勇武的家族自古就以经商为业,曾经有一个“永聚兴商号”。

  云南丽江位于北纬27度,海拔高度2400米以上。南美洲玛咖就是生长在海拔2400米以上的安第斯山脉,而当地的纬度正好就是27度左右。海拔相当,纬度相似,玛咖能种植吗?

  3粒种子对杨勇武来说非常珍贵,他非常慎重。“当时赵老师也没有跟我们说到底是什么样的海拔合适?是2400米,还是3000米、4000米?”

  玉龙雪山最高峰扇子陡的海拔就有5596米,就连丽江古城都有2426米的海拔,那么究竟选哪个海拔种植才好呢?

  “到了丽江以后,我想肯定不能把3粒种子放在一块地里来种,万一失败了,我再问他们要就没有了。”杨勇武决定把3粒种子种在花盆里,然后再把它们分别放在2426米海拔的古城,3100米的文笔山和玉龙雪山3500米的地方。

  当时,杨勇武记得还有一个小插曲,因为打开的时候很紧张,种子又小,他和两个兄弟把脸一围上去,一不小心还吹掉了一颗。玛咖的种子非常小,10粒玛咖种子也只有一粒芝麻粒那么大,1000粒种子的重量也只有0.4~0.5 克,一粒种子还不足0.5毫克,难怪呼吸的气息都能够把它吹掉。幸亏他们最后还是把那粒种子找到了。

  10天之后,3粒种子都顺利发芽了。

  杨勇武发现,种在丽江古城的那颗玛咖长得最快,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有两厘米高了。文笔山上的那颗玛咖苗个小点,但比起玉龙雪山的那颗小苗长得还是快多了,雪山上的这棵玛咖苗又长了3个月还没有长到1厘米高,等它们长足9个月的时候开始检验他的试验成果。

  他最看好丽江古城里的那株玛咖,叶子长得很好,可是根却很小。雪山上的小苗一直生长得都不积极,去找的时候都被大雪覆盖了,挖出来个头也很小,而海拔3100米的那粒种子,挖出来的根有5厘米那么粗,像一个大蒜头那样结实,跟南美那边的照片一样。

  杨勇武把玛咖试种成功的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赵兵。“一般它需要在极端温度比较低,而且早晚温差比较大,紫外线比较强的地方,这样有利于有效成分的积累和根的膨大。”赵兵分析了3个地方的海拔气侯认为,在海拔3100米的文笔山上,每年到9月份的时候温度就开始降低,白天出太阳就在20度左右,一到夜里就降到了零下一二十度。昼夜温差大,对根部营养的积累很有好处。

  玛咖王国

  让杨勇武高兴的是,玛咖不仅在文笔山上试种成功了,他还收获了7000多粒种子。

  2004年,杨勇武与中科院合作,决定在海拔3100米的文笔山上建基地,大规模地种植玛咖。每年的四、五月份集中育苗,到6月的时候,送到农户手中种下。每年用轮种的方式种植,一年种玛咖,一年种土豆或蔓菁。

  丽江能种出玛咖,但是这却是秘鲁的国宝、原产地,允许引种吗?如何才能让丽江的玛咖产业进一步做大做强呢?杨勇武咨询了相关专家,“首先需要对玛咖的每一个部分进行鉴定,国外的东西不能引种,这必须通过各种繁杂的手续。”

  这些年,许多专家和相关部门给了杨勇武许多专业上的支持。“植物专家说,十字花科的起源和分布在青藏高原,而非南美,南美只是一个种植的集中地。我心里有了一点底。”这时,杨勇武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叫京木真一的日本人写了一本《玛咖的历史》的书,书中明确了玛咖原产地是青藏高原,之后被古羌族人带到了南美洲。“真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证据啊!”

  从2002年玛咖试种成功,到2011年,杨勇武的公司才拿到了两份中国科学植物标本馆出具的植物原材料物种鉴定证书。同时他也拿到了卫生部将玛咖作为新资源食品的公告。

  杨勇武与中科院合作,3年在全国开辟了40个试种点。他通过免费提供玛咖苗给农户,统一回收玛咖通过清洗晾晒,送往加工企业,加工成了各式各样的产品,杨勇武的玛咖事业蒸蒸日上,他现在干劲很大,“目前的产量只能满足几十万人的需求,再干100年也饱和不了”。

  又到了玛咖的收获季节了。“今年收入还可以,以前种土豆的时候,每亩收入一两千元钱,现在最起码每亩也是五六千元钱。”满中村民小组全村人都在种玛咖,农户和国启说,他从2005年开始种,从6亩到2013年的10亩,收入年年都在攀升,“是个好东西”。

  据数据统计,丽江市自2002年引进玛咖种植,至2012年已发展到了16742亩,平均亩产值为2439.6万元,扣除投入的成本,每亩纯收入为1739.6万元,增加农户收入2912.4万元,玛咖生产总产值达4084.4万元,工业附加值过亿。

  如今,在丽江做玛咖产业的公司大大小小有10多家,丽江百岁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后来居上,成了从育苗生产到成品加工的唯一一家全程驻丽江的大公司。这家以银器制造闻名的公司涉足玛咖产业是从2011年开始的,他们先后在丽江开发了4个基地,从2600米到3200米,种植了6000多亩的玛咖,年平均亩产300公斤。今年的鲜果产量就有1200吨,干果产量则有300吨。

  该公司董事长郑武一直有一个愿望,要做就要做好做大,生产加工销售一体化。从2012年4月,该公司在丽江城内先后投资5000余万元,建起了GMP厂房,玛咖加工工厂,咖啡车间、酒制品车间一应俱全。

  在其工厂里,有一条年产500吨玛咖酒灌装生产线、两条年产300吨玛咖精片生产线,和玛咖有关的咖啡、酒、精片、干粉等产品有40余种,经过清洗、晾晒、微波杀菌的精加工程序最后从鲜果变成了成品,销往全国各省市。同年,他又建起了玛咖科技研究站,请来了15位专家进行专业研究。

  背后隐忧

  如今,因为玛咖市场潜力和经济利益巨大,不光在丽江,在云南的许多地方,如香格里拉、会泽、昭通等地也先后开始种植玛咖。

  然而,“再干100年也饱和不了”的背后,我们发现了逐利心理所带来的一些现象。价格方面,丽江市内忠义市场几家卖新鲜玛咖的从25元到50元每公斤不等,干片则从200元至400元每公斤不等,在这差价中,卖家进行了黄、紫、黑的区分,颜色越深价格越高。卖家还称有在4000米的海拔种出来的玛咖。在丽江古城和束河古镇,新鲜玛咖动辄叫价120元每公斤,干片则叫价高达1000元每公斤,较为便宜的也是200元每公斤。记者注意到大多数买玛咖的是游客,少部分是本地人。

  百岁坊在丽江是一家名店。在百岁坊卖的玛咖中,黑紫色的玛咖价格在1900元每公斤,小一点的则是1600元每公斤。黄白色的玛咖价格在1600元每公斤,黄色玛咖则在1400元每公斤。同时,在滇西本草的药店中,价格与百岁坊中卖的玛咖价格差别不大,但是记者注意到一款名叫秘鲁的玛咖,小一点的晒干黑色秘鲁玛咖价格是2800元每公斤,大一点的晒干黑色秘鲁玛咖则高达5600元每公斤。

  玛咖一般从育苗到收获需要大约10个月的时间,然而,为了让玛咖个大并缩短生长周期,一些农户大量施用化肥。玛咖的种植则出现无序状态,小到农户、村小组,大到公司都在种植。

  “他到收果子的时候就提一点玛咖来告诉你,都被虫吃了,而且我们是无法取证的。”百岁坊和格林恒信这样的大公司反映,与个别农户年初的协议往往到了年终收果时就无法兑现了,政府规定送苗以12元每公斤收购,农户自己买苗则以低于18元每公斤进行收购。“其实他们私自卖给了别人,因为比我们的收购价高,有的收到了30元每公斤。”据了解,这样的状况愈演愈烈。

  这些现象也正是大公司领导者共同担心的:“在低海拔种植,不施用有机肥,大量施用化肥,使玛咖的营养价值尽失。土质达不到要求,不求品质,或者打着丽江的牌子进行售卖,旅游市场上以次充好,随意哄抬价格,这种现象最终会损坏一个产业。”

  杨勇武觉得,未来的产业关乎的是品牌问题,而如何打造需要政府做出决断。

  资源整合

  “大量种植不顾品质,而从鲜果到成品,价格翻了20倍,如果市场烂了,人也不愿意种了,这个产业也就完了。”玉龙县农业局副局长和世新从2002年起丽江引种玛咖时就在跟踪监测,他今年开始担忧玛咖产业。

  和世新说,现在一些玛咖销售商仅一克玛咖粉就卖到了5元,而到了外地则更是成倍翻升。在种植时,许多农户为了让玛咖个头足够大,产量增加,施用化肥,他们曾经做过3年的测定,施用化肥的玛咖几乎没有什么营养价值可言。

  然而,政府是无法定出指令性价格的。以蔓菁充玛咖干片的,打着丽江牌子售卖外地玛咖的,他们农业局没有执法权。即使工商局执法,但市场也是无法调控的。农业局工作人员和元伟说,十字花科是植物中种性最容易退化的,如果留种存在问题,不加强种子提纯复壮(即优中选优),“这样培育出来的种子就会种性退化加速,最关键的环节恰恰是最容易忽视的环节,最终造成了人为毁了这个新兴产业,而这问题现在是存在的。”

  丽江市农业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芮文认为,目前玛咖产业在生产上存在品种混杂、品质退化、栽培技术不成熟、育苗技术及供苗环节不足、科技水平较低、产量偏低、公司收购价格环节不顺、市场混乱等方面的问题。

  他说,玛咖种源退化和混乱,降低了玛咖产量和药效,给下一步产业发展埋下了隐患。目前,插手丽江玛咖生产的企业大大小小10多家,各自为阵。玛咖苗的供应则是有的地方留下了,到移栽时没有苗,有的地方苗浪费严重。因此要寻找一种相互制约的管理办法,尽可能达到合理育苗、用苗。市场则更为混乱。各种没有前期投入的外地和本地的老板哄抬价格,造成玛咖收购环节混乱,产生了信誉危机,导致玛咖企业收购不到合同内的玛咖产量,严重影响了企业和种植户之间的合作关系。

  “要让丽江的玛咖打出名牌,就必须整合资源,成立一个集团公司,规范管理,我们现在想走的是精品之路。”百岁坊公司董事长助理李德星说,目前他们已经开始行动,准备在玛咖品质最好的文海基地打造玛咖农庄旅游文化区,“以农业生产经营为特色,把农业和旅游业结合起来。”如今,1700亩至2000亩土地的流转手续该公司正在办理中,他们前期已经拓宽加宽铺路13公里,打造一条精品旅游路线,让游客真正能感受到品质优良的玛咖在丽江。

  对于百岁坊所走的这条精品之路,古城区农业局局长和高林也认为是解决目前玛咖困境的一条路子。“公司+基地+农户,公司建在这里,土地流转,可以增加农民收入,解决就业,也能让玛咖产业得到发展。”当然,和世新与和高林都有一个共同的观点,更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标准至少也能约束一部分人或公司,确保丽江玛咖的品质。

  让人欣慰的是,目前,丽江市政府相关部门已经出台相应措施,要求建立一个玛咖从种植到销售的统一标准,这一标准将于今年4月出台。

  3粒种子通过12年的不懈努力,如今玛咖在丽江的种植面积达两万多亩,我们期待,通过努力,在不久的将来,丽江玛咖的美名能够被更多的人所熟知。(邓建华)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60850000